首 页 | 领导活动 | 文明创建 | 乡风文明 | 道德模范 | 志愿服务 | 未成年人教育 | 文明观察者 | 视频之窗 | 志愿者注册
主题活动 | 创城简报 | 文明长廊 | 文明播报 | 经典诵读 | 宣传信息 | 我们的节日 | 他山之石 | 原创评论 | 网络文明传播
主题活动 more...
nybanner1.jpg
a.jpg
banner-1.jpg
爱奇艺20170809145300.jpg
TIM截图20170716145101.jpg
TIM截图20170705101341.jpg
zhiyuanfuwu_20.jpg
中国文明网首页 > 文明长廊  
秦皇岛:为公交车女乘务员点赞
发表时间:2017-09-22   来源:秦皇岛文明网

工号“60488”的女乘务员杨秋艳

    “60488”这串数字,不是车牌号,不是密码,它是一名公交乘务员的工号。
    今年9月5日,这个普通的工号出现在《秦皇岛晚报》上,本报社区特约记者齐彦收为工号的主人——34路公交车一名女乘务员写了一篇《60488,我为你祝福》的报道。
    拥挤的公交车上,个子不高的女乘务员用疲惫嘶哑的声音报站、招呼乘客上下车、为抱孩子的乘客找座、搀扶老人入座,可亲的笑脸、亲切的话语,如春风般温暖和煦,一路伴着老齐(齐彦收)到达目的地。
    “60488”是留在老齐心底的温暖数字,对工号主人乘务员杨秋艳来说,这组数字同样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,神圣不容亵渎。
    11年前,她别着写有工号的小牌子第一次登上公交车,这些年,服务的车次几经更换,它却始终如一,陪她成长,一路见证风雨,是心底最珍重和在意的存在。
    太巧了,两名乘客不约而同称赞“60488”
    胡女士的电话,让工号“60488”的女乘务员再次被关注。
    “昨天,我碰到了一个特别好的乘务员。”9月19日上午,胡女士把电话打进本报新闻热线,讲述了心中的感动。
    18日上午10点多,胡女士抱着3岁半的小外甥在海港区财政局站点上了一辆34路公交车。
    女乘务员迎上前去,不着急卖票,而是把她往座位上引,“抱孩子呢,先找地方坐稳,票不着急。”可车上人多没座,胡女士便找了个靠边的地方站着。这时,车厢里响起了乘务员温和的话语,“哪位乘客给抱小孩的乘客让个座。” 很快就有人给胡女士让了座。
    被感动的胡女士开始留意起这位个子不高的乘务员。胡女士发现,她很热心,碰到老人上车都过去扶一把,帮他们找好座位,有乘客询问转乘路线,她除了告知外,还为乘客指路,温和亲切的话语让人特别舒服。
    “这乘务员态度真不错。”胡女士说,她禁不住夸赞了几句,没想到,旁边的一名乘客却不以为然地撇撇嘴,“那是他们该干的工作。”胡女士没再搭腔。
    随后,胡女士发现,乘务员把自己的座位也让给了一位老人,自己拿着票夹子在旁边站着。车行驶到四道桥站点时,一位老人拎着大包小包下车,乘务员赶紧加快脚步走过去,帮着老人把东西拎下车。
    胡女士说,这回,连之前说风凉话的乘客都被感动了,拿起手机为女乘务员拍了几张照片,说要回去发到微博上。
    “不知道她叫啥名字,工号是60488。”胡女士话音刚落,记者就觉得很熟悉,接着恍然大悟——这就是之前报道的那个 “60488”。
    这个工号的主人让记者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,她到底有啥魅力?让两名乘客不约而同夸赞她?
    被采访她很意外,直说自己做得不够好
    9月20日,记者联系到秦皇岛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,很快找到工号主人——杨秋艳。
    当天她一直跟车,不能接听电话,得知她的班次和进站时间,20日下午1点05分,记者在34路终点站秦皇岛火车站见到她,下班发车前,她有20多分钟的休息时间。
    个子不高,皮肤有点儿黑,杨秋艳很普通,但脸上的笑容让人感到亲切。
    一说采访她有些意外,连连摆手,“我们公司有很多人比我做得好,你是没坐过我们星级车,那才叫好呢。”
    今年39岁的杨秋艳,当了11年的乘务员。乘务员工作很辛苦,尤其是作为旅游线路的34路,途经30多个站点,每趟车程要几十分钟,旅游旺季,客流量更是大。杨秋艳却不觉得辛苦,“打心里愿意干这个。”
    记者问她:“服务乘客有啥秘诀?为啥大家都说你好?”她有点儿不好意思,也不愿多说:“也没做啥,就是正常工作。”
    她说得更多的是乘客对她的关心。见她嗓子沙哑,总有热心的乘客关切地叮嘱她少说点儿话。有一次,一个大姨只带了两片咽喉片却分给她一片,还有乘客告诉她治咽喉炎的偏方,让她非常感动。
    社区特约记者为她写的那篇报道她也看到了,“领导说有人给我写了一封表扬信,我一瞅,这么大一封。”有同事把它传到微信群里,她小心地收藏在手机里。“很惊喜,也有压力,总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好。”
    杨秋艳在手机相册里,存得最多的是6岁女儿的照片,今年孩子上小学了,她没空陪,当公交司机的丈夫也忙,两口子每天到家都七八点钟了,“孩子从小就是姥姥管着。”提起女儿,杨秋艳很愧疚。
    记者跟车体验,坐车的乘客都夸她服务到位
    20日下午5点多,记者坐上杨秋艳做乘务员的34路车,一路上感受了她对乘客的贴心服务。
    有老人上车她上前搀扶,帮着安排座位,抱孩子的乘客在门口等着下车,阳光刺眼,她用手帮孩子挡住阳光。在市二中站点,上来的乘客很多,其中有一对老夫妻,她动员车上的年轻人给大爷让了座,又把自己的座让给大妈。
    “服务可真到位。”记者在车上碰到一位姓王的女士,她算是杨秋艳的老熟人了。“从我孙子在怀里抱着,我就坐她的车,现在孩子都上六年级了。”王女士说,杨秋艳服务周到热情,方方面面都为乘客着想。“对我们上岁数的人也特别照顾,都帮我们找座位安顿好了。”
    听说记者是接到读者热线过来采访的,王女士竖起了大拇指,“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大家都看到了她的好。”
    与杨秋艳同车一年多的司机刘师傅,也和乘客们一样有目共睹,“她是一个很称职的乘务员,服务很热情,对老人和孩子都照顾得很好。赶上车上人多,也总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乘客坐。”
    下车前,穿梭在车厢里的杨秋艳和记者挥手作别,夕阳照在她“60488”的胸牌上,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,有一种说不出的美。(秦皇岛晚报 记者 周磊)

 
责任编辑:蔡玲玲
文明秦皇岛在线版权所有
(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*7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