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| 领导活动 | 文明创建 | 乡风文明 | 道德模范 | 志愿服务 | 未成年人教育 | 文明观察者 | 视频之窗 | 志愿者注册
主题活动 | 创城简报 | 文明长廊 | 文明播报 | 经典诵读 | 宣传信息 | 我们的节日 | 他山之石 | 原创评论 | 网络文明传播
主题活动 more...
nybanner.jpg
未标题-1.jpg
nybanner1.jpg
a.jpg
banner-1.jpg
爱奇艺20170809145300.jpg
TIM截图20170716145101.jpg
中国文明网首页 > 文明创建  
【善美家风】秦皇岛:好媳妇 传美德
发表时间:2017-11-22   来源:秦皇岛文明网

   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,家风是一个家庭的精神内核,也是整个社会风气的构成元素。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,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要从家庭做起、从娃娃抓起。如果每一个家庭都有好的家风,那么“小家”就会带动“大家”,“一家”就会带动“百家”,我们的国家、我们的社会就会夯实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基础。
    燕山深处,秦皇岛青龙满族自治县干沟乡干沟村,有一户十分普通的人家,却是村民们羡慕的对象。这种羡慕,并非因为这家房子多漂亮、存款多可观,而是这家有一位好主妇刘翠英。刘翠英今年49岁,作为一名农家妇女,她尽心竭力侍奉瘫痪卧床的婆婆33年,更是在丈夫患病、公爹年老的困境下,以柔弱之身支撑起整个家,并把两个孩子培养成人……刘翠英用她的这份朴实、善良与坚韧,完美地诠释了什么是“孝”、什么是“爱”。
    “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。”
    时值初冬,三面环山的村庄在暖阳的照射下,安谧得犹如一位慈祥的老人。见到村妇代会主任郑克云时,她说:“刘翠英这孩子那是打着灯笼也难找,老杜家那是积了几辈德,娶到这么个好媳妇!”
    来到刘翠英家,这是一间锃光瓦亮的瓷砖瓦房,随着郑大姐一声响亮的“刘翠英在家吗”,一个中等个短头发、穿着朴素的女人从屋子里走出来。
    走进屋里,刘翠英的公爹杜铁财老人正在温暖的炕头躺着,白晰的面颊上新刮的胡茬和脸上的皱纹,掩盖不住岁月的痕迹。老人盖的被子和身下的床单,都洗得干干净净,身旁放着药瓶,晾着一杯热水,腾腾热气让房间更显温馨。
    老人听力和视力都不太好,在郑大姐“大嗓门”的帮助下,老人满脸褶皱里的笑容氤氲开来:“难为我儿媳妇了,自打嫁到我们老杜家就没享过福,每天里里外外忙个没完没了。”
    老人说,他今年已经88岁了,上了岁数,高血压、糖尿病等都全了,每天得吃多种药维持,而他吃的每顿药,儿媳妇都按医嘱数好,倒好水,试过水温,端给自己。以前,自己能动的时候,经常犯糊涂,把喝剩的水又倒回暖壶,可儿媳从来不嫌弃。听到这儿,刘翠英笑着说:“儿不嫌母丑,当儿女的哪能嫌爹妈脏呢。”
    最让老人难为情的是,自己下不了床,大小便都得儿媳帮着打扫。“在咱们农村,谁家要是有炕吃炕拉的老人,屋里一般都没法进。”郑大姐指着老人的行李感慨,“你再看人家,被褥多干净。”
    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,难的是做一辈子好事,郑大姐说,翠英侍奉公公不说,毕竟就这几年公公才不能自理,当初翠英侍奉婆婆那才叫不易,一伺候就是30多年。
    “婆婆也是妈!”
    提起婆婆,刘翠英说:“我妈也是个可怜的人。”刘翠英嫁过来之前,婆婆就已经卧床不起,家里住的也是老房子。刘翠英的丈夫杜振华,当年也是个仪表堂堂人品好的小伙子,但姑娘都“怵”他的家境。刘翠英娘家在隔壁村,待字闺中时就是公认的心灵手巧、心地善良的好姑娘。后来经人介绍,她与杜振华相识。振华相中了翠英,又担心她不同意,只说母亲的病是暂时的。翠英的亲友怕她将来吃苦,极力反对他们恋爱结婚。但翠英还是一心认定了这个好小伙儿,毅然嫁到杜家。
    天生勤快善良的刘翠英,新婚第二天就脱下红嫁衣,换上旧衣裳,屋里屋外地打扫、清洗,并主动接过公公的一项很重要的“活计”——为婆婆端屎端尿。
    从此,刘翠英每天料理家务、下厨上灶、伺候婆婆。婆婆的病情需要随时有人守在身边,所以翠英能少出门就少出门。无法下地帮丈夫干农活儿,就抽空在院子里辟出菜园,种上时令蔬菜。
    杜铁财老人说:“我那口子,可真是不好伺候,别看自己不会动,吃的用的都比较挑,还爱发脾气,可我们家翠英,从来没叫过一句苦,也没说过一句烦。”
    原来,刘翠英的婆婆心性要强,又曾读过书,有文化,生活上本就不肯像普通农家妇女一样将就。患病之后,更是每餐必须吃炖得烂熟的菜,煎鸡蛋务必放水,烙饼必须用小米粥的米汤和面,饺子一定得薄皮大馅……对此,刘翠英都坚决照办,想方设法让婆婆吃得顺口。婆婆胃不好,她就把婆婆要吃的所有药研成粉末,再喂给婆婆;婆婆爱干净,刘翠英便按老人要求,每星期为她清洗两次衣服和床单被罩,每个月拆洗一次被褥;婆婆瘫在炕上,心里委屈,不免常常发脾气,刘翠英不但不与老人置气,还到处借书给婆婆消磨时光。杜铁财老人说:“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,可翠英这一坚持就是33年,一直到2014年我那口子撒手西去。要不是翠英,恐怕她也活不了这么久。”
    “没事儿,还有我呢!”
    “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。”这句话里藏着一个更令人心酸的故事。
    从结婚那天起,知冷知热的丈夫就和刘翠英承诺,一定要给她一个幸福的家。“最要紧的,就是拼几年,把老房翻盖了。”丈夫说。
    按农村传统观念,生活好不好,关键要看房子好不好。在刘翠英婚后头几年,一家人心气儿特别盛,都为了翻建旧屋而努力赚钱、攒钱。个性好强又有几分爱面子的丈夫一年到头在外拼命打工,日常开销能省就省;公公也在街上修鞋帮衬家用;刘翠英离不开家,就一心当好“贤内助”,起早贪黑料理家事,照顾婆婆。就是怀孕期间,也从没像别人那样休养,还是该干啥干啥。
    眼看离目标越来越近,可是一场磨难不由分说降下。由于长期劳累过度,丈夫杜振华落下了腰间盘突出和椎管狭窄的毛病,一度动弹不得,后来虽然好些,但再也不能干重活儿。
    “丈夫这一病,我们一家一下全乱了。”刘翠英说,那时候,公公婆婆每天以泪洗面,丈夫自责得把牙咬得咯吱咯吱响,两个孩子还很小……面对这样的情形,刘翠英知道,这一家老小从此都得指望她了,于是,她咬着牙对家里人说:“没事儿,还有我呢!”
    也就是从那天起,刘翠英以柔弱之躯,担起了整个家的重担。田间地头,本是青壮男劳力的地盘,可是却偏偏多了刘翠英这么一个瘦弱单薄的身影。习惯翠英照顾的婆婆,接受不了父子俩比较“粗犷”的侍候,大事小事还时时喊儿媳,因而刘翠英又得腾出手来管婆婆。为了让婆婆及时吃上热腾腾的早饭,她每天天不亮就起来下厨,趁烧饭的空档儿给婆婆穿衣梳洗,家里安顿好,天也亮了,地里的农活儿又开始等着她……平日里,村里的妇女们得了空闲,总爱串个门儿或聚在村头儿,唠唠嗑儿,可刘翠英几乎从来没享受过这样的悠闲时光。
    家里家外都是一把手,刘翠英尽的不只是妻子、媳妇和母亲的责任,还替丈夫撑起了风雨飘摇的家。
    “孩子们都比着孝顺。”
    2016年,杜家那间几十年的老屋再也承受不住风雨,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,刘翠英一家终于把承载了他们痛苦与欢乐的老房翻建了。如今的杜家院内,大屋窗明几净,院落里存放着金黄的玉米。
    常年劳累,积劳成疾,刘翠英现在身体也不好,腰椎间盘突出,每天晚上,都疼得在床上辗转反侧,但丈夫不能干重活,地里的农事基本还是刘翠英全包,院子里的玉米和秸秆都是她硬撑着收回来的。
    “你觉得嫁过来这几十年,自己苦吗?”面对这个问题,刘翠英习惯性地抿嘴笑:“我苦不苦倒没啥,就是苦了我的两个孩子……”翠英说,两个孩子小的时候,她出去干活儿,公公要出摊儿,婆婆和丈夫病的病、弱的弱,谁也不能时时刻刻看着孩子。不得已,只好用一条带子把孩子绑在窗棂上,只要不掉到地上……
    在逆境中成长的两个孩子深知父母不易,从来也不要好吃的、不要新衣服,小时候穿的都是亲戚、邻居孩子们穿剩下的旧衣服。最令刘翠英欣慰的是,孩子们早早就能帮父母分担家事,如今大女儿出嫁了,儿子在读高中,孩子们都比着孝顺。公爹的新衣、新帽,还有各种吃食饮料,都是孩子们给爷爷买的。孩子们每次出门回来,除了给爷爷买吃的、穿的,还常跟爷爷汇报汇报在外的情况。说起这些幸福生活的点点滴滴,快乐的涟漪在刘翠英脸上荡漾开来。
    “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!”听着刘翠英这句坚定的话,望着远处连绵的群山,突然发现,群山美而不张扬,而刘翠英也正是这样,用发自内心的真情,用默默的辛劳付出,阐释着一个山村女性至善至美的人生品格。(秦皇岛日报 文、图/通讯员 崔岭)
 
责任编辑:赵焱
文明秦皇岛在线版权所有
(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*7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