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| 领导活动 | 文明创建 | 乡风文明 | 港城好人 | 志愿服务 | 未成年人教育 | 文明观察者 | 视频之窗 | 志愿者注册
主题活动 | 高层动态 | 文明长廊 | 文明播报 | 经典诵读 | 宣传信息 | 我们的节日 | 创城简报 | 原创评论 | 公示公告
主题活动 more...
1.jpg
5af8f059c4735.jpg
未标题-1.jpg
chuangchengbanner_03.jpg
tp1_看图王.jpg
爱奇艺20180301154501.jpg
nybanner.jpg
中国文明网首页 > 港城好人  
【身边好人】爱的分贝唤醒无声世界
发表时间:2018-07-24   来源:秦皇岛文明网

    她是一位坚强的母亲,不仅用博大的爱让自己失聪的孩子得到了康复,拥有了超越平凡的青春年华,开启了全新的生活,还先后让一百多名聋儿开口说话,走出了无声世界。她就是“雪丰聋儿康复中心”的创建人张丽

命运赐予个有问题的宝贝

    1993年,11月的北方小城天已微寒,却遮不住张丽心底的热望。怀胎十月的她到了预产期,这意味很快就会迎来日盼夜盼的孩子。可是让丈夫郭步前没有想到的是,一直坚持顺产的妻子突然因羊水先破而孩子胎位不正引发难产,面临着巨大的生命危险。紧急剖腹产手术取出孩子时,孩子浑身上下都是青紫色。母子逃过凶险一劫,一家人长长松了口气,根本没想到,这竟为这个幸福家庭的未来运命埋下了莫测的伏笔。
    张丽是昌黎县建设局的一名普通职工,爱人郭步前是河北科技师范学院的教师。两个人婚后虽住在只有十几平米的单位宿舍里,生活却也简单快乐。儿子雪丰的到来,更让他们对未来充满了希望,可时光飞逝,孩子快两岁时却连妈妈都不会叫。
    1996年6月,他们忧心忡忡地带着孩子去了天津,在天津总医院,孩子被确诊为感音神经性耳聋。十聋九哑,这意味着小雪丰未来将要在无声世界中度过,求学、就业、生活都将面临重重难关。因为孩子已经两岁零七个月了,听力损失115至120分贝,康复的希望非常渺茫。
    回来后只在家待了两天,他们就揣着亲朋好友东拼西凑的一万多块钱去了北京,辗转在301医院、同仁、协和等几家大医院之间,在北京儿童医院的一位老专家的话,让他们不得不面对现实:太晚了,孩子听损严重,佩戴助听器已没有任何意义,上学后可以考虑学手语,可以去残疾人学校接受教育,然后推荐他们带孩子去中国聋儿康复中心做康复训练。巨额的康复费用和让人绝望的论断,让张丽欲哭无泪,她和丈夫商量:虽然专家说没意义,但我们必须试试。
    女本柔弱,为母则刚。张丽回忆说,那个时候,眼泪仿佛已经流干了,回家后她便不再悲切和怨天尤人。她想,既然把孩子带到了这个世界,就有责任倾尽全力帮他听到世间最美的声音。既然老天已经给幸福生活关上了一道门,就只有努力去打开一扇窗。她一心盼望在配了助听器的儿子身上能够发生奇迹,每天就像疯魔了一样,一遍又一遍将屋子里的所有物件的名称都说给孩子听,但是没有任何反应。敲鼓、捶门、摇铃铛,击打家里的锅碗瓢盆,依然没有反应。那真的是炼狱般的一个月,北京之行已经让这个家庭负债累累,一副助听器的费用,两个人不吃不喝一年的收入还不够,但是结果呢……世界是暗的,但是心不灰。
    正常小孩儿磕着了摔倒了会痛的哇哇哭,可是小雪丰只流眼泪不出声,再痛也不会表达,这让当妈妈的特别心疼。那个时候,她和爱人都熬得瘦了二十多斤,但是那么瘦的张丽竟然连感冒都不得,因为她清楚,自己一刻都不能倒下。
每天夫妻二人要一起为孩子做上百次上千次地听力与发声训练,孩子休息了,她便研读相关医学专业书籍,经常抱着书看着看着就睡着了。醒来后还是会一把捞过书,因为她清楚,他们得跟时间赛跑,得让孩子正常上学读书……她发现,孩子的观察力特别强,会不眨眼睛地盯着妈妈的嘴唇,会看表情辨音,张丽便将孩子的小手放在她的喉结上,做着略显夸张的表情,一遍遍重复简单的音节,然后由爸爸帮着复习……两个人的嗓子,常常是喑哑的。

暗世界终于现出一道曙光

     一个多月之后,孩子突然对强烈的敲门声有了感知,偶尔听到巨大喊声知道回一下头。慢慢的,孩子能发声了,会喊人了,虽然会把爸喊成妈,妈喊成爸,叫阿姨时只能发出一个“啊”的音节,但是夫妻二人已经为这些变化欣喜若狂。事实上,孩子的听力非常微弱,但他们从不用比划的方式和孩子交流,所以在旁人看来,这一切改变几乎是难以置信的,是他们的爱与坚持创造了奇迹。孩子在一点点进步,发音越来越清晰,会喊爸爸妈妈、爷爷奶奶,会说吃、疼,甚至断断续续背出了第一首唐诗……
    三岁零四个月时,小雪丰与正常的孩子一起上了幼儿园。虽然还是听不清老师和小朋友说话,但因为学会了表情观察,表达没有障碍。因为受妈妈的影响,小雪丰特别喜欢看书,每天读书的时间都要比玩玩具的时间多,有时卡片上的字没念完,困得磕头了还坚持着念。妈妈看着这个要强的宝贝,转过身去偷偷抹眼泪,但已经不再是伤心难过的泪。
    因为带着价格昂贵的助听器,很多小孩子不愿意跟他玩,因为家长说怕给弄坏了得赔。“坏了没事儿,咱再买!”为了让儿子心理上没有负担,能有小伙伴跟他一起玩,张丽心里再担心,嘴上却这样说。因为喜欢上学,自学能力强,读小学的雪丰各门功课都很优秀。虽然从未表达,但他小小的心里什么都懂,看爸爸妈妈的时候和看书的时候一样,眼睛里全是笑意,就像天上最亮的星星。刚上初中的时候,雪丰被淘气的同学喊作“那个带助听器的”,情绪很低落。回到家里,问爸爸妈妈为啥自己要带助听器而别的同学不用,爸爸很肯定地告诉他:是因为耳聋。那些戴眼镜的孩子也一样啊,他们戴眼镜是因为眼睛看不清。孩子笑了,说:“嗯,我不嘲笑他们!”笑起来,像个明亮的小太阳。

 

用信念演绎人间大爱

     2002年,儿子已经读小学二年级,他和丈夫带他去北京同仁医院复查,想用攒了很久的一万块钱给孩子换个功能好点的助听器。那天从诊室出来,遇到江苏宜兴的一对夫妇,他们也是带孩子来检查的。看到雪丰的情况,得知是自己做的语言康复训练,他们惊呆了。因为他们所了解的聋儿康复不可能语言恢复的这么好。也因为有着同样的际遇,张丽夫妇对他们特别理解,互相留了联系方式。
    2004年2月,这对夫妇没打招呼直接就带着孩子来了。他们一再恳求帮帮他们,还让孩子认他们做干爸干妈。当时家里只有两间房,条件根本不允许把孩子留下。孩子妈妈对张丽说:“大儿子你已经教会了说话,小儿子你也得管。”之后就哭了。张丽内心做起了激烈的思想斗争,为了全身心地照顾雪丰,他们已经决定不要二胎,再留个这样的孩子照顾,多累多难不说,对自己孩子成长也不利。可是他们体验过那种绝望与焦虑,特别理解那种急迫却如同坐过山车般的心情,想到对萍水相逢的他们的绝对信任,再也没办法拒绝。
    也奇怪,父母要走了,两岁多点的小孩儿竟然依在郭步前的怀里不哭不闹,还和爸妈挥手告别。这让张丽暗暗下定决心,一定要像对待自己的雪丰那样善待这个孩子,让他也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读书、生活……
    5个月后,孩子的妈妈来电话说想孩子了,郭步前待学校放假后,便带着孩子回了一趟宜兴。当听到孩子清晰地喊出爸爸、妈妈时,一家人都流眼泪了……就这样,这个孩子在他们家一直生活了两年,直到要上学了才被父母接回了家。
    后来,陆陆续续有很多聋儿家长找上门来,有本地的,也有从山东、江西、辽宁、黑龙江等地来的,他们都是已经走了很多弯路,在寻医问药过程中碰到热心人向他们推荐后,便马不停蹄千里迢迢赶过来的。这让张丽很惊讶,也很感动。然而语言训练得有一个持之以恒的过程,最慢一年,最快三五个月,如果打下了阵地却守不住,很快就会回到最初状态,功亏一篑。经过深思熟虑,为了不让大家失望而归,张丽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:创办聋儿康复中心,就以儿子的名字命名。
从此,张丽每天接触的都是失聪的聋儿,一个简单的音节,一个平常的称谓,都要付出超过普通孩子千倍万倍的艰辛。病程不同,时间急迫,家长给予殷殷厚望,真的是常人无法想象的艰巨工程……渐渐地,张丽在实践中用心摸索出看话、摸话、听话三联式教学法;总结出舌操、唇操、吸气呼气和听声辩声训练法。
    中心的孩子从两岁多到八九岁不等,最多的时候一块儿要带十多个孩子。因为每个孩子情况不一样,有的恢复快些,有的进展特别缓慢,所以得针对各自情况制定不同的训练方案,劳力又劳心。这么多年,他们两口没睡过一个整宿的觉,甚至睡觉的时候都要保持警醒状态。他们最怕孩子生病,因为不会表达哪里难受,也不能有点问题就联系家长,只得一宿一宿地看护,小的就得一直抱着。最担心的事是有孩子摔倒,因为会导致人工耳蜗损坏,除了经济上造成巨大损失,重新植入身体也会受到伤害,所以得时时刻刻小心看护,精神高度紧张……但看到孩子们从最简单的发声到清晰地背诗、快乐地唱歌的时候,所有的忧虑与艰辛都烟消云散了……
    中心先后接收了100多名听障儿童,康复后全部回到了正常学校就读。张丽说:“我的心愿就是让更多聋儿早日开口说话,改变人生轨迹,我的责任就是让他们不成为家里和社会的负担,而且有尊严地融入主流社会。”
    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下,德智体全面发展的雪丰于2012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燕山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。2016年,又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。这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,他善良包容、乐观上进,仿佛一个耀眼的发光体,感染照亮着身边的每一个人,用他超越平凡的成长对命运说不!也给了超越平凡的父母,一个最好的酬答!(秦皇岛日报 昌黎文明办)

 

 
责任编辑:肖飞
文明秦皇岛在线版权所有
(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*7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