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| 领导活动 | 文明创建 | 乡风文明 | 港城好人 | 志愿服务 | 未成年人教育 | 文明观察者 | 视频之窗 | 志愿者注册
主题活动 | 高层动态 | 文明长廊 | 文明播报 | 经典诵读 | 宣传信息 | 我们的节日 | 创城简报 | 原创评论 | 公示公告
主题活动 more...
1.jpg
5af8f059c4735.jpg
未标题-1.jpg
chuangchengbanner_03.jpg
tp1_看图王.jpg
爱奇艺20180301154501.jpg
nybanner.jpg
中国文明网首页 > 港城好人  
患癌“好心水手”资助8名大学生,弥留之际为不能继续而道歉
发表时间:2018-07-23   来源:秦皇岛文明网

    “好心水手”龚桂方的爱心之旅,启程于秦皇岛。
    如今,在大海的那一头——龚桂方的家乡台州温岭,这个动人的故事渐渐进入了尾声。
    7月16日,因肝癌复发,57岁的龚桂方住进浙江省肿瘤医院温岭分院,已到弥留之际。

 

57岁的龚桂方住进浙江省肿瘤医院温岭分院

      他资助的8个孩子之一、浙江大学的学生王栋来看望他。面对这个从未谋面、约定好毕业再见的孩子,龚桂方在病榻上说了一句:“对不起。”
    “对不起,叔叔病得很重,没法接着资助你们了。你要继续努力学习啊……”
    王栋泪如雨下。
    近几天,这句“对不起”被当地记者记录报道后,人民日报、新华社等媒体的公众号纷纷转载,感动了无数人,传遍了全国,也传回了秦皇岛。
    2012年,温岭水手龚桂方远航到港城,在这里资助了第一个学生,尽管一年后被查出肝癌,他并没有停止捐助。经过《秦皇岛晚报》的报道,龚桂方的故事温暖了两座城市。
    此后,龚桂方默默埋头苦干,一边继续资助更多的学生,一边对抗病痛和生活的艰难。最了解他的秦皇岛人再次得到龚桂方的消息时,他却只够用生命剩下的力量说上一句“对不起”。
    而他说出这句“对不起”时,心里惦记的,还有两名秦皇岛的孩子……
    曾漂洋过海的“爱心使者”
    可能再不会回来了
    “你好,我是《秦皇岛晚报》的记者。”7月21日,记者拨通龚桂方儿子龚继伟的电话。
    “秦皇岛”这个遥远的地名没让小龚觉得生疏,反让他一下子激动起来,“你好你好,我知道,我知道!”
    在龚桂方和家人心里,秦皇岛还是那个可以停驻的、温暖的港湾。
    6年前的一天,温岭“勤丰318号”货轮在秦皇岛靠岸,水手龚桂方无意间看到了一篇《秦皇岛晚报》上的报道,当地一个叫郭学敏的女孩,刚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北京中医药大学,却因为父母、哥哥患病,面临无钱入学的困境。
    “不能上学,她可怎么办啊?”龚桂方心生恻隐,开始通过晚报向小郭捐款,500,1000,3000……1年后,他对女孩的资助达到了1万元。
    而当晚报记者联系上他时,却得到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,龚桂方半年前已被确诊为肝癌,捐款是他从医药费里省下、靠捡船上的废品卖钱挣来的。
    随后,晚报将龚桂方的事进行了报道,郭学敏才知道,一直帮助她的龚叔叔原来病得这么重,两人终于见了面,第一次见面却像久别重逢的父女。
    龚桂方的故事很快在秦皇岛和温岭传播开,温岭给了他很多荣誉,秦皇岛文明办也授予他“爱心使者”的称号。许多秦皇岛市民纷纷给他捐款,想让他安心养病,他却把这些钱都用来资助更多的学生。
    5年多的时间里,龚桂方在秦皇岛、北京等地捐助了8名学生,还在浙江大学设立了爱心基金,承诺每年捐助3名贫困生。
    这两年,龚桂方的身体每况愈下,他怕亏欠船长,辞去了水手的工作,回家开了个小超市糊口和凑助学款。
    2017年,龚桂方的病情突然加重,几次手术都不成功,反复住院,他迫不得已中断了资助,家人也顾不上再和受资助的学生们联系。
    7月17日,院方认为继续治疗的意义不大,龚继伟带着父亲回到了温岭松门的老家,“爸爸每天睡着的时候越来越多,很多事他可能完成不了了。”
    但在出院前一天,浙大师生的探望让龚继伟明白父亲的心思,“他说对不起,我知道他还是放不下学生们,他觉得对他们愧疚,他就是这么个人。”龚继伟决定把父亲的“歉意”转达给学生们。
    “秦皇岛的小郭妹妹一直联系着,头两天还打算过来,她工作忙,被我们劝住了。还有两名秦皇岛的学生断了联系,爸爸应该没法再过去了,是不是能替他转达一下?知道一下学生的情况?”龚继伟委托记者。
    来自秦皇岛的“谢谢”
    你收到了吗?
    这两名学生是谁,他们顺利完成学业了吗,是否知道龚叔叔的情况?
    与龚继伟联系后,记者马上翻阅当年的资料,找到了龚桂方在2014年资助的两名秦皇岛学生的名字:金秀峰和王永辉。
    两名学生都来自青龙满族自治县,当年高考,金秀峰考入了南开大学,王永辉考入了天津大学,当时他们家里贫困,都在为几千元的学费发愁。
    在一位青龙好心人的帮助下,记者联系上了两名学生。提到龚桂方,他们的声音都有点儿颤抖。
    “才从网上看到他病得那么重,很难过。”金秀峰刚刚考上了南开大学的研究生,“我现在有了工资,还能打工,大学学费都交完了。龚叔已经把我供出来了。”
    电话信号不好,最后一句话断了几次,小伙子坚持着拨回来,把它说完整,“我想说,为了他,我读完书,一定会努力回馈社会。”
    今年毕业的王永辉马上就要进入一家国有企业工作,成为一名工程师,他还不知道龚桂方病重的消息,听到记者转告他中断资助的原因,小王沉默了一会儿。
    “2017年就再没了他的消息,我给他发短信、打电话都没联系上,心里最怕是他的病不好了,可最害怕的那个消息还是来了。”他说,自己还想再跟他说一次“谢谢”。
    记者把龚继伟的电话留给了他们,两个小伙子都赶紧记了下来。
    两个让龚桂方牵挂的学子带来了好消息,然而人们不知道,这两句“谢谢”,时常昏睡的老龚还能否听得清楚。
    不过,不管龚桂方是睡着还是清醒,最近郭学敏每天会给龚继伟的手机打来一个电话,问问情况,再让他把手机放到龚桂方的耳旁。
    从嗓音沙哑的回应,到现在电话里只有小郭那一头的喃喃自语,“我觉得龚叔叔知道说话的是我。”
    郭学敏和远方的人们都在盼望一个奇迹——当“勤丰318号”再次到达秦皇岛港,龚桂方会像当年那样,矫健地跳下舷梯,黝黑的脸上露出笑容,向人们伸出手,“你好,我是龚桂方!”
    如今,极目南眺,只有海水呜咽。那个病中仍倾尽所有,凭一己之力资助了8名大学生的水手,可能再也不会靠岸。
    而故事结尾前,那一句“对不起”的最后震撼,会让这里的人们记住,他曾经怎样来过,又留下了什么。(秦皇岛晚报记者王鸽图片江晚报记者陈栋)

 
责任编辑:肖飞
文明秦皇岛在线版权所有
(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*7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