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| 领导活动 | 文明创建 | 乡风文明 | 道德模范 | 志愿服务 | 未成年人教育 | 文明观察者 | 视频之窗 | 志愿者注册
主题活动 | 创城简报 | 文明长廊 | 文明播报 | 经典诵读 | 宣传信息 | 我们的节日 | 他山之石 | 原创评论 | 网络文明传播
主题活动 more...
nybanner.jpg
未标题-1.jpg
nybanner1.jpg
a.jpg
banner-1.jpg
爱奇艺20170809145300.jpg
TIM截图20170716145101.jpg
中国文明网首页 > 道德模范  
【身边好人】秦皇岛:海港区迎春路上的这个牙医太暖心
发表时间:2017-11-24   来源:秦皇岛文明网

    穿白大褂的医生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一位老大爷出门,把老人扶上轮椅坐稳后,再挥手道别。前两天,来海港区迎春路上一家牙医诊所看牙的陈先生被这一幕暖到了,“这大夫人可真不错。”
    在等待治疗的过程中,陈先生还发现了更多暖心的事儿,推门进来的老人不看牙,从手上拎的塑料兜里掏出刚买的大石榴,搁桌上就走,只留下一句话——“苏大夫,大石榴甜着呢,你留着吃。”
    陈先生打量着正低头给患者做治疗的年轻牙医,心想,“这人身上肯定有故事。”于是,他拨打了晚报热线电话3645000,约记者一起探寻牙医的故事。
    老年人腿脚不好,他认为搀扶一把是应该的
    11月22日上午,记者在海港区迎春路上找到陈先生说的牙科诊所,这间开在背街小路上的诊所,夹杂在周边的路边摊和小吃店之间,多少有点特立独行的味道。
    诊所共两层,拾掇得干干净净,楼下大厅的桌子上有个“学雷锋志愿服务点”的牌子,戴眼镜的苏义民医生对记者的到访有些意外,说明来意后,他笑着直摆手,“这点小事儿,没啥好采访的,碰到腿脚不好的,扶一把挺正常啊。”
    38岁的苏义民大学学的是口腔专业,毕业后,不喜欢拘束的他没像同学们一样去专业的口腔医院上班,而是在开发区开了家牙科诊所。2011年,苏义民把诊所搬到了迎春路上。
    迎春路是条背街小路,周边是老旧的居民区,住户都是住了几十年的老街坊,过着普通的市井生活。苏义民的患者以这里的常住户为主,老年人占了大多数。
    “年轻人都喜欢去大的或者更高端的口腔诊所。” 苏义民说,就算有年轻人来,也是很快就弄好牙齿走了,他连对方长啥样都记不清。而老人们经常需要修补牙齿,每年都来个几次,打交道多了,苏义民和他们熟得很。
    人上了年纪,牙齿会松动坏掉,来诊所的老人里最多的就是修补牙齿和镶牙的,上年纪的人腿脚不好的多,不少人都是坐电动轮椅或推着小车来的。腿脚不好的老人进门,苏义民都会迎上去扶一把,治疗结束再送出门。
    很多老人治牙都有恐惧心理,为舒缓紧张情绪,每次治疗前,苏义民都会先和他们聊聊天,拉拉家常,“你得把他们当朋友,让他信任你,治疗过程才会顺利。”
    找苏义民看牙的老人,叫什么名字,他不记得, 在他这里,都换成了“孙姨”“吕叔”一个个亲切的称谓。
    来诊所的空巢老人多,很多都是独来独往, “这些老人都很独立,子女工作忙,不愿意给他们添麻烦。”苏义民说,虽然脸上乐呵呵,他却能感受到老人们骨子里的那种落寞。每次来治疗,他就陪他们多说说话,希望能给他们带来快乐。
    老人经常送他吃的,他喜欢这种被关心的温暖
    苏义民说,老人们都非常善良可爱,喜欢和他聊天,把他当成自己的晚辈一样关照着。
    “吕叔给我送石榴,郝姨给我送自己做的八宝粥,还有个大姨我忘了姓啥了,在家烙好春饼送过来,拿到手那饼还热乎着呢。”提起这些,苏义民脸上的笑藏都藏不住,“有人想着你,被关心的那种感觉特别温暖。”
    也有无奈和伤感的时候,有些很熟悉的人突然就不再来了,碰到对方子女,才知道老人过世了。有老两口经常一块来看牙,老太太有半年没来,再来就剩下孤零零一个人,老伴走了。
    这种没有告别的离别最让苏义民难过,“就跟自己的长辈离开了一样,这些老人的样子我都记得,有时候还会想起。”这些年,他的患者中有六七个去世了,每次想到这些,他都告诉自己,要努力做得更好一点,“让他们晚年能有个好牙口,多吃一些,多笑一些。”
    在苏义民诊所大厅门口,摆放着六七盆盆栽,枝叶繁茂,以为他很喜欢养花,谁料他却笑着摇摇头,“其实以前我从来不养花。”苏义民说,这些花都是来治牙的老人们送他的,送棵花苗他就买个盆栽起来,渐渐地越来越多,他也喜欢上了养花。
    怕老人们看牙不方便,他选好了新址却没搬家
    诊所位置有些偏僻,虽然有固定的患者群体,但苏义明还是想换一个地理位置醒目点的。今年9月,他在和平大街上看好了一处店面,位置价钱都合适,打算定下来了。可让他把搬家的念头压下去的,还是这里看牙的老人们。那次,有位大叔找他看牙,俩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,老人说,“苏大夫你可别搬走啊,找你看牙都习惯了,你真搬走了,远道我去不了啊。”
    这让苏义民回忆起当初他从开发区搬来迎春路时,很多看了几年牙的老人因为路途远过不来了。搬家时,对方脸上的留恋和遗憾让他触动很大。
    “丁叔儿子能开车带他过来,像高姨刘姨都过不来了。”苏义民说,看牙的老人们都信任自己,“就算是有更专业技术更高明的医生可选,他们还是愿意选择自己一直看的那个。”这样的信任让苏义民很是感动。
    上午10点,没人过来做治疗,穿着白大褂的苏义民走向门口,隔着玻璃门望向外面的小市场,他经常用这样的方式打发闲暇时光。
   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经常会看到曾找他看牙的老人们拎着菜和水果走过,四目相对,点头一笑,善意和温暖在心底里蔓延着,苏义民就留恋这样的“烟火气”。(秦皇岛晚报 
记者 周磊 社区特约记者 陈卫东)
 
责任编辑:蔡玲玲
文明秦皇岛在线版权所有
(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*768)